樓市進“逢漲必查”時代 整治時刑事打擊成常備手段?
稿源:中國經濟周刊  2018-09-13 10:55:54 報料熱線:51850000

  整治樓市,刑事打擊成常備手段?

  7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要求,堅決遏製房價上漲。與此前“遏製房價過快上漲”相比,語氣措辭之嚴厲,實屬罕見,也表明了中央對穩定房價的決心。

6月21日,海口國興大道附近的在建商品房項目。海南省出台全省範圍限購政策已逾兩個月,隨著調控政策監管不斷趨嚴,該省年初商品房銷售異常火爆的勢頭趨緩,市場開始降溫。據海南省統計局發布的1-5月房地產運行情況,
資料圖:一在建商品房項目。

  會議召開一個月之前,6月底,住建部等七部委聯合在北京、上海等30個城市開展治理房地產市場亂象專項行動,本次專項行動的打擊重點包括投機炒房、房地產“黑中介”、違法違規房地產開發企業和虛假房地產廣告等4個方麵。值得注意的是,除去住建部、市場監督總局等部委,公安部也位列七部委之列。

  其實,自去年以來,很多城市對一些炒房團夥進行了刑事打擊。因偽造身份證明、收取“茶水費”而遭刑事拘留的情況不在少數。

  樓市進入“逢漲必查”時代

  在連續兩次被住建部約談後,海口真的急了,對樓市祭出“殺手鐧”。

  8月26日,海口市相關部門發布通知稱:具備預售(現售)條件及有未售房源的商品房項目,9月28日前主動核實成本,調整價格,重新申請價格備案。備案後6個月內不得擅自調高備案價格。

  今年“五一”前,住建部約談了10座城市,海口位列其中,8月17日,海口等五市政府主要負責同誌被住建部約談。4個月裏,海口兩次被住建部約談。

  而在國家統計局公布的70個大中城市7月份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中,海口以19%的同比漲幅領漲全國。

  海口連續被約談是2018年以來樓市調控趨嚴的縮影。有機構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各地房地產調控政策高達192次,比去年同期的116次多出65%,創曆史新高。共有73個城市出台調控政策,包含限購政策135條、限貸政策176條,51個城市以及海南全域實行限售政策。

  一位地產投資人士感慨,“前幾年的調控都是隔靴搔癢,感覺都是外行在調控內行,現在的調控是刀刀見血、招招致命,幾乎是堵住了每一個漏洞。”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說,“逢漲必查”成為2018年上半年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的重要主題。據他分析,出現持續需要抑製房價以及加碼調控的原因有4點:一是買房依然可以賺錢;二是地方政府主動調控欲望不強;三是門關得越來越緊,但經常開窗戶;四是調控隻關注了控,調做的非常少。

  “樓市更需要的是調控的長效藥。”有相關人士表示,針對部分房價仍有上漲的城市來說,“精準化”調控手段會陸續出台。

  炒房團夥被警方盯上

  7月初開啟的房地產市場亂象整治專項行動中,重點打擊的第一項便是“操縱房價房租、捂盤惜售、捏造散布虛假信息、製造搶房假象、哄抬房價、違規提供‘首付貸’等投機炒房團夥”。

  對炒房團夥的打擊其實一直沒有間斷過,監管部門不僅從房產交易的兩端限製炒房,在金融政策上也對炒房團夥的資金來源進行限製。

  2017年11月,住建部會同人民銀行等部署規範購房融資行為,其中包括嚴禁房地產開發企業、房地產中介機構違規提供購房首付融資;嚴禁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小額貸款公司違規提供“首付貸”等購房融資產品或服務等。半年後的2018年5月11日,住建部、公安部等部門要求防止提取住房公積金用於炒房投機。(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6期)

  除了正常的行政處罰手段,從去年開始,刑事打擊漸漸成為針對炒房者的“殺手鐧”。

  去年5月,武漢市房管局對涉及違規的146家開發商和167家房產中介進行了信用扣分等處罰,22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武漢對樓市整治的一個重點是違規收取“茶水費”,其指開發企業置業顧問利用掌握房源的便利,收取除房價款以外的其他費用進行非法牟利。

  有武漢二手房中介曾對媒體介紹說,漢陽區“茶水費”一般為10萬~12萬元,在光穀等稀缺地段,“茶水費”可高達30萬元。武漢東原湖光裏的7位業主,買房時居然多交了200多萬元。

  據不完全統計,針對收取“茶水費”等違法違規行為,武漢審查了涉案人員45名,其中22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北京盛廷律師事務所王少光律師解釋說,收取“茶水費”的行為涉嫌違反《刑法》中關於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有關規定。公司、企業以及非國有事業單位、其他組織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行為。

  2017年,經上海警方偵查,7名房產中介人員為提升個人房產銷售業績,惡意編造、傳播“購房信貸新政”謠言,涉案人員被刑拘。

  除了捏造散布虛假信息,捂盤惜售的行為在上海也遭遇了刑事打擊。經警方偵查,從去年5月份開始,一開發商3名工作人員見房價飆升,利用自己的身份及手中的權力擅自捂盤惜售,瞞著公司扣下數十套房源,每套私下收取10萬至20萬元感謝費,共收取了500萬元好處費。3人均被刑事拘留。

  除了造謠,很多機構和個人直接造假。山西3名房產中介員工2017年幫助“賣主”偽造戶口簿、身份證等材料辦理公證手續。隨後,因涉嫌偽造國家機關印章被刑事拘留。

  這一輪樓市整治行動中,一些地方也加入了“司法手段”。重慶市有關部門8月14日對外發布消息稱,重點打擊房地產領域職業化、團夥化、惡意化的違法犯罪行為,查處開發企業和中介機構造謠傳謠、炒賣房號、非法集資、造假騙貸、“一房多賣”等行為。重慶的整治活動明確由治安總隊、經偵總隊、網安總隊、刑警總隊介入。

  房地產領域的炒作行為可能涉及哪些犯罪?有法律人士撰文稱,如果編造各種關於房地產價格暴漲或炒作關於房地產的虛假概念的信息,引起大眾恐慌,擾亂社會秩序的,可能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如果雇人聚集當托,製造搶房效應,造成嚴重後果的,可能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罪。

  對炒房行為進行刑事打擊,有人拍手稱快,也有人建議謹慎使用。

  一位房地產市場觀察人士說,強力部門介入調控,在2015年股市領域也發生過,當時查處的是市場上的惡意炒作,但通過強力手段介入經濟調控,不應變成常態,否則對市場的長期發展可能是致命傷害,需要謹慎使用。

  但他同時也認為,炒作背後可能確實有強大勢力的介入,僅僅通過經濟和行政手段容易被非市場力量規避,不能控製局勢和達到調控效果,迫不得已隻能采取強力手段。

  “從調控策略來看,首先是限售限貸,然後是限製資金非法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從對市場供需端進行調控,到現在的對購房者進行調控。”有相關人士分析說,由於市場範圍較大,調控難免會有漏洞,而現階段綜合利用行政、司法等調控方法對投機者進行壓製,體現出政府對於調控的決心。

  該相關人士認為,對於投機者的調控,相當於對樓市釜底抽薪,極大地控製住了非剛需,將會使樓市迅速降溫。

  文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撰稿人 閔雲霄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