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占公共綠地為父修臨終花園 引出小區3個月風波
稿源:華西都市報  2018-10-28 08:50:15 報料熱線:51850000

  女兒占公共綠地為父修臨終花園

  10月25日,陰了幾天的眉山終於放晴。東坡區某小區不少人晾曬起了被子,被子在陽光下的陰影,投射到一塊被硬化了的綠化地上,仿佛預示著這塊最終未能建成花園道路接下來的命運。

  “拆吧!”當再次接到社區工作人員的電話後,劉雨終於同意遵守當初的承諾,將硬化後的公共綠地完全恢複原貌:“我父親已經過世,現在一切都沒意義了。”

  這原本是女兒劉雨為給身患癌症晚期的父親盡孝而修建的臨終花園。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因為自己擅作主張,未能和其他業主及時溝通,導致誤會,投訴不斷。直至她父親去世,花園也沒能建起來,同時還讓整個小區陷入了長達3個月的風波之中。

  起因

  父親患癌出行不便

  申請修條小路盡孝

  2018年4月,劉雨父親被查出癌症晚期,再加上摔了一跤,從此行動不便,隻能靠輪椅出行。

  想到父親在世日子不多了,平時工作忙碌的劉雨想在父親最後的日子裏多陪陪他,經常推著他出門曬曬太陽,盡一份孝心。於是她向物業申請,將通向自家後門的小路硬化,方便進出,同時寫下承諾書:“本人承諾不會占用公共綠化,不傷害大家的利益。”考慮到劉雨父親的情況,再加上硬化原有小路也是一件好事,物業同意了她的請求。

  擅自把小路修花園

  業主同意暫緩拆除

  從8月開始,劉雨便請人將門後的小路澆築了水泥,並貼上瓷磚。“幹脆把這周圍都硬化算了!”老公的一句話提醒了劉雨,把小路周圍硬化後,父親正好可以在花園裏休息曬太陽。於是,在未告知和征得小區全體業主的同意下,她便擅作主張,開始對附近的公共綠化地進行硬化。

  施工引起了其他業主的注意,在發現劉雨私自侵占公共綠化地後,業主立即投訴至物業和社區,要求她馬上停工並恢複原貌。9月1日,在糾紛矛盾調解會上,5位業主代表在得知劉雨父親身患癌症的情況後,最後作出了讓步,同意延期整改。而劉雨也承諾:“等老父親去世後,即對被硬化的地麵進行恢複。”

  不實傳聞引風波

  臨終花園被迫停工

  原本以為這場風波就此平息,誰知一個不實傳聞引來更大麻煩。“劉雨的父親並未得癌症!”有業主從照顧老人的保姆處得知,雖然老人身體確實不好,但並非得了癌症。

  一石激起千層浪。“完全就是利用我們的同情心,為自己的私心找借口!”“簡直不誠信,還出爾反爾繼續施工!”當初出席調解會的業主代表十分憤怒,聲稱受到了欺騙。他們聯合小區其他業主簽名,向上級相關部門進行了投訴,還打了12345市長熱線。而此時,劉雨的父親因癌症病情惡化已經住院。“我父親病情惡化,我一直忙著照顧他。”對於傳聞並不了解的劉雨接到投訴後趕到現場,感覺受到欺騙的業主們要求她立即停工,歸還和恢複公共區域。

  在業主強烈要求下,劉雨隻得停止施工,拉來泥土覆蓋已經硬化的路麵,並買了盆栽擺放。但大家並不滿意,“萬一她還要侵占怎麽辦?必須把水泥瓷磚敲碎回填泥土,恢複這塊地的原貌。”

  而一直忙著父親病情的劉雨也沒時間再來處理,整改之事就此擱置。

  結局

  父親離世矛盾仍在

  將兌現承諾拆除花園

  劉雨的不作為讓業主非常不滿,在網上發帖實名“討伐”她,同時繼續投訴。而就在不停息的風波中,劉雨父親最終未能看到女兒為自己修建的臨終花園,帶著遺憾離世。

  但事情並未因劉父的去世而停止。因未在小區辦理喪事,不知情的業主依然在維護自己的權益,繼續要求討回公共綠地。

  25日,業委會副主任楊玉告訴記者,對於劉雨父親已經去世的消息,她並不知情,但同時表示,最近業委會和物管會找第三方來完成拆除工作的評估,“隻要她盡快把公共綠地完全恢複,這個事情就結束了。”

  而大概一個星期前,當社區工作人員再次致電劉雨時,她答應兌現承諾,將未建成的花園完全拆除。

  25日,劉雨告訴記者,最近兩天會找工人完成拆除工作,將一切恢複原樣。

  對話

  當事人:父親走了現在什麽都沒意義了

  25日,記者電話聯係上當事人劉雨,與其進行了對話。

  記者:當初為什麽想要硬化那條小路?

  劉雨:我父親得病後癱瘓了,他和我母親住在一起,所以我就想把那條泥巴路硬化了好推輪椅,讓他隨時能出來透透氣。

  記者:為什麽中途會擴建並占用公共綠地,並且沒有告知業主?

  劉雨:當時我老公說了一句“幹脆把周圍一起硬化算了”,我就想到小區也沒有可休閑的地方,弄好後我父親有個比較舒適的環境,小區其他老人都可以在那裏打牌喝茶。當時業委會還沒成立,我想已經給物管打了招呼,就自己開始弄了,沒想到後來那麽麻煩。

  記者:當初大家誤會你父親並沒得癌症,在網上發帖投訴你,你為什麽不解釋?

  劉雨:沒得必要,公道自在人心。

  記者:當初承諾不再施工,為什麽後來繼續施工,引發矛盾升級?

  劉雨:我做事比較有始有終,反正都弄成那個樣子了,擺在那兒也不好看,就想弄完算了。

  記者:你覺得自己有沒有錯?

  劉雨:我當初確實也做得不對,沒有走好相關程序,也沒有和大家多溝通。

  記者:為什麽最後同意了拆除?

  劉雨:他們既然不同意,就沒得必要再扯下去了。父親都去世了,現在說這些都沒意義了。(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華西都市報-封麵新聞記者王越欣李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