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討奶奶”讓大家犯難 兒子坦言家裏衣食無憂
稿源:錢江晚報  2018-10-28 08:50:11 報料熱線:51850000

  杭州火車東站說:用廣播提醒乘客別給錢實屬無奈

  兒子說:家裏衣食無憂,沒有不管老母親,但她不聽 這位“乞討奶奶”讓大家犯難

79歲老人脖子上掛個二維碼天天在東站乞討。

  杭州市民陳先生是個熱心人,平常看見乞討的老人,總是心有戚戚,會幫助一下。10月24日,他乘車返杭,在杭州火車東站北2出租車候車區看見一位老太太,坐在狹窄的通道裏,淩亂的白發,樸素的衣著,低著頭也不多言語,向等待出租車的乘客乞討。

  陳先生覺得老人挺可憐,就給了老人五元零錢。可就在昨天,微博上一段關於杭州東站的廣播視頻一下子火遍全國。陳先生看了後才知道,前幾天他施舍的老人,竟然“家庭生活條件優越”。

  老人“紮營”候車通道

  車站廣播循環打假

  昨天下午2點左右,錢報記者來到了火車東站的北2出租車候車區,人群中一眼就認出了那位老人:一身衣服樸素平常但很幹淨整潔,脖子上掛著一條繃帶,右手從前臂到手掌纏著紗布,手裏還捏著幾份地圖。她拿了一個簡易的折疊小凳子,坐在出租車候車區的狹窄過道上,伸出左手,向候車的乘客們乞討。

  在北2出租車候車區裏,廣播循環播放著一句奇特的提醒:“廣大旅客請注意:排隊點上的老大媽,利用年紀大的優勢,博得旅客同情心,伺機乞討……”

  記者上前拍了幾張照片,被老人看到。她大聲喊道:“你在幹什麽?你是不是在拍我。”隨後,她還要求記者把照片刪除。

  記者表明身份後,她指著廣播說:“你聽,這個廣播裏說的老太婆就是我,他們欺負我……”雖然老人一直絮絮叨叨,但看起來頭腦很清楚,腿腳也比較利索。

  她是東站的“老熟人”

  工作人員拿她沒辦法

  說起這個老太太,東站工作人員都表示“熟悉”得不得了,直言“是個難纏的老人,拿她沒辦法”。一名等候通道的安保人員對記者說:“她拿個小板凳一坐,有時候一天能討個幾百塊。有人看她年紀那麽大,又可憐,大方地掏出50、100的都有。”

  多位安保人員向記者表示,他們也管過。但一碰她,她就耍賴,有時候往地上就是一躺,還衝人家吐口水、還把水潑到人身上。“我們有時會提醒乘客不要給她錢,要是讓她聽見了她還會罵我們。後來實在沒辦法了,隻能通過廣播提醒乘客。”一名執勤的工作人員說。

  微笑亭的誌願者李大姐說,注意到老人來東站是在三四年之前,“一旦東站有大型活動,就能看到她。”她回憶說,之前有一家企業在東站獻愛心,捐贈一些棉衣,老奶奶就過來領衣服,領過之後又來領,“前前後後來領了三次,告訴她不能領了,態度就變得很凶。”

  如今老太太成了東站“名人”。很多人都知道這個老太太。之前東站管委會的工作人員隨民警一同找到了老奶奶的家裏。據了解,老奶奶是嵊州人,79歲,兒子在喬司結了婚,然後她就隨兒子一起到了喬司,住在一起。家裏有房出租並不缺錢。

  老人兒子坦言

  家裏不缺錢對老人也很孝順

  昨天晚上九點左右,錢報記者聯係上老人兒子張先生,說起自己的老母親,他表示非常無奈。張先生說,他也在網上看到了報道,“我母親回來時,我也跟她談了,不讓她再出去了。但她也沒覺得自己不對,還說東站那麽多人不管,為什麽要偏偏管她。”

  張先生坦誠地介紹了家裏的情況――第一,不是子女不管老人,“我每天都把菜送到麵前,把酒給她倒上。”第二,家裏也並不缺錢。張先生說,家裏有工廠、出租房和商鋪。雖不是富豪,但確實衣食無憂,老人吃穿不愁。張先生說:“我也要麵子的,但老人脾氣大,曾當著別人的麵用磚頭砸我。”

  張先生的父親今年已經86歲了,身體不太好,癱瘓在床,他也希望母親能留在家裏照顧父親。但是,即便家人反反複複勸,老人還是要到東站去。“村裏的幹部、派出所所長都來我們家勸,誰也管不了,臉真的是都被丟盡了。”

  廣播打假實屬無奈

  希望大家一起來想辦法

  對這個難纏的老奶奶,還有什麽辦法嗎?東站管委會工作人員連連歎氣:“剛開始我們態度很堅決,不允許她在站內賣地圖,因為屬於無證經營,後來她改成了乞討,而且是強行乞討。有時會拉人家衣袖,伸手要錢。”

  “我們曾聯合民政部門解決她的問題,但她拒絕了。我們也對她進行過思想教育,可她基本不聽。事情也多次鬧到派出所,而且她也發誓說不再來了,可沒多久又回來了……”

  “她對我們工作人員很不友好,甚至還摔壞過勸導員的手持喇叭。”

  說起昨天紅遍全國的“廣播打假”,工作人員表示也很無奈:“這個廣播是安裝在出租車通道裏的,主要是在客流高峰期用來疏散旅客及播放文明提醒用的。不過為了解決這個事,在提醒的音頻中我們也錄了一段語音提醒,希望旅客不要上當,施舍……”

  杭州東站管委會的工作人員坦言,因老奶奶年紀很大,不宜過度執法。“我們真的已經盡力。現在我們也懇請大家幫幫忙,共同來解決這個難題。”

  本報記者

  陳鍇凱 楊一凡 文/攝